一排排的洋房,房前屋后的鲜花……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小村庄吗?(沈德红)

摘要:清晨,我还赖在被窝,就收到了弟弟发来的视频。视频里是一个现代化的小村庄。像小别墅一样的房屋,错落有致地建在平整的土地上。弟弟兴奋地问我:“大姐,你猜猜,这是哪儿?”我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是哪儿,难道弟弟去南方旅游了吗?

一排排的洋房,房前屋后的鲜花……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小村庄吗?

文/文化信使 沈德红(辽宁北票)

  清晨,我还赖在被窝,就收到了弟弟发来的视频。视频里是一个现代化的小村庄。像小别墅一样的房屋,错落有致地建在平整的土地上。弟弟兴奋地问我:“大姐,你猜猜,这是哪儿?”我一时半会还真不知道是哪儿,难道弟弟去南方旅游了吗?

  我十岁时,因为妈妈调动工作,我家搬到了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的一个小山村。

  这是个不足三十户人家的小村子。破败不堪的农舍,散落在西拉木伦河岸上。

  我的新家是村部闲置的两间房子。当村里人得知搬来了新户,都聚拢来,院里挤满了人。无论男女老少,都穿着带补丁的衣服。

  在村干部家吃的第一顿饭,是金黄的玉米面饼子。因为里面加了糖精,我吃得特别香。

  那是改革开放的第二年,村里还吃返销粮。我小不懂那个,总感觉那玉米面饼子,是天下难得的美味,总是把家里白白的馒头拿出去换饼子吃。

  我们家虽然不是特别富裕,但因为妈妈挣工资,爸爸挣活钱,日子过得特别殷实。外加上爸爸妈妈天生善良忠厚,家里总是人来人往,很快就和村里人相处的跟一家人一样。

  熟悉了,人们就开始向我家借东西。小到一盒火柴,大到二斤白面。村子前面是赤峰到克旗的交通要道,村里没有商店,很多人去城里买东西,都是赶自己家的马车。除非有急事,才会坐班车去。门前每天通一次班车,我家离县里四十里地,班车费五角钱。人们连五角钱都没有,都来家里借,父母总是来者不拒。

  也许那个年代太贫穷了,也许村里人欺负爸妈善良,还的人少之又少。记得爸爸有一条蓝色裤子,被村里一家人借去,给儿子相亲穿,过后就没给。妈妈去要过几次,人家不承认,也就不了了之。

  妈妈因为工作出色,年年被评为模范教师,优秀党员。她经常去乡里、县里开会。她用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双黑色的半高跟皮鞋,系带的那种,用来开会穿。后来,被村里一个婶子借去走亲戚。那个婶子回来后,迟迟没有送还。我随妈妈去要,她涨红着脸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原来她的脚比妈妈大,皮鞋被她穿掉了底。那个婶子一直说,秋收后有钱再赔给妈妈一双新的。可我和妈妈,看见她家,屋里什么都没有,炕上还躺着生病的男主人,心里面一阵酸楚,妈妈说,算了吧,不要当回事,好好过日子吧。

  承包责任田后,村里每人八亩地,还加四亩草场。有很多人家开始养牛马羊。村部还住进了从北京来的钻井队,各个村子开始打井。

  春天种地之前,家家户户把自己的麦田,打成一个个大池子,准备抗旱。因为村里人过上了半农半牧的生活,不足三年,很多人家的日子,就大有改观。

  有人开始还我家东西。因为时间长了,爸爸妈妈都忘记了。而还东西的人,总夸爸妈是难得的好人,我看见,有的婶子,说着说着还流泪了。那一刻,我才知道,她们的本性都是善良的,当初不是不还,是没有能力还,但她们都在心里记着呢。

  我初中毕业时,村前通三趟班车了,而且很多人家,买了黑白电视机、自行车。村里人出门,再也没有赶马车的人了,衣服也没有带补丁的了。那个年代,正好热播电视剧《渴望》,很多姑娘都梳着慧芳头,穿着慧芳服。我爱追赶潮流,第一个把齐腰的大辫子剪了,也去裁缝铺做了件蓝色的慧芳服。

  我二十五岁时,远嫁辽宁,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。在我出嫁的第二年,娘家也搬到了遥远的城市,从此以后,我再也没有回过那个小山村。

  有一天,弟弟发来好多小山村的图片。我看照片时,家里人也抢着看。山村的变化不大,好像还停留在我出嫁前的老样子,特别是年轻人都去打工了,家里都是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,村里显得更加落寞和荒凉。

  对小山村落后的疼惜,叫我瞬间眼泪汹涌而出。

  时间过得好快呀,转瞬之间,我快五十岁了。细数光阴,我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回去了……

  随着镜头的变换,我看见了我熟悉的沙山,我那如金子般的沙子,在阳光下闪着光芒,亮晶晶的,就像天上的星。我看见了村前的那条河,还是那样唱着歌,流向远方。我看见了一望无际的花海,花海的那边是像馒头一样起伏的山脉,这不是我和小伙伴们,采小山杏、采映山红的馒头山吗?我仿佛还听到了小伙伴们的笑声,在山谷里久久回荡着……

  弟弟告诉我说,山村的土地,被一个养花的商人征用了。村里人不种地了,都成了养花专业户。因为游客太多,承包商出钱,把旧房子都推倒了,盖了新式洋房。弟弟得知消息后,开车带着爸妈回去了,也想回山村居住。可惜户口不在了,想搬回来是不可能了。

  弟弟看见山村的变化,发自内心的高兴。第一时间,就想到了远在辽宁的我,所以一大早就发来了视频。也许,这是我离开的二十多年里,听到的最好消息,而这个时候,我已经五十岁,正好是改革开放后的四十年。我开心呀!我一跃而起,穿衣奔出门去。

  山里的清晨好美呀,天仿若刚刚出浴,白云白得炫目。风凉得让人神清气朗,一只只俊鸟在柳枝上轻吟。山边,旭日喷薄欲出,映红整个山野,就像一个美丽缥缈的梦,我仿佛生出一双翅膀,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,向着山村的方向飞去……

  (本文曾发表在《映山红》,原标题《小山村的蜕变》,经作者授权编发,编发时略有改动。)

小链接
  沈德红,今日朝阳网文化信使,辽宁省散文学会会员,朝阳作家协会会员,北票市作家协会会员。作品散见于《新西兰华文报》等多家报刊及今日朝阳网等网络媒体。有作品入选《启功文化在赤峰》《青年作家年鉴》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选本,作品多次获奖,接受过媒体采访。

[助编 明月  责编 赵盼]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苹果彩票注册
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PK10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注册 PK10开奖视频 幸运飞艇游戏 苹果彩票注册 幸运飞艇游戏 pk10开奖直播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