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朝阳网】老屋(孙宏文)

摘要:我家的老房子已经拆除30多年了,但每次回家总忘不了去老房子旧址看一看,因为那里有我童年的记忆。

宏文怀旧系列散文之七

老屋

文图/孙宏文(广东深圳)

  我家的老房子已经拆除30多年了,但每次回家总忘不了去老房子旧址看一看,因为那里有我童年的记忆。

  老房子位于朝青线公路的西边,房子的院墙外就是公路,所以我家离公路也就最近,出门上路办事也就很方便。我家老房子共有3间房,而且都是泥土房。除房子地基、腰带、墙垛外,都是泥垛土垒的,房盖是秫秸耙,每间房子有7根檩子。每间房子大小相同,房内除摆了两口大柜,另有一铺火炕外,就没有多少空闲地方了。房子是泥土的,屋内地面也是土的。3间房除南北两间搭炕住人外,南北屋的中间屋子就是外屋的厨房了。两间住人的屋子窗户是木制小格窗,上下两扇对开,春、夏、秋三季把上扇窗户拉开挂在房笆上垂下来的木构上,冬季则封闭了窗户防风御寒。窗户的小木格上都用纸糊,每年过年糊一次。窗格糊上纸后还要在纸上刷些许豆油,使窗纸既明亮又通透。如果平常纸坏了,就沾沾补补哪坏了就糊哪。为了让外面亮一些,南北两屋的外屋壁墙上垒了窗台窗,放上煤油灯。点亮了油灯,亮光就把里外屋都照亮了,既节约了煤油又方便了夜晚在外屋出入的人。外屋出入的门是拉开门,也是木制的,上部是稍比住屋窗格大些的木窗格,下部分是木板,门上部还有一个木制透气窗。

  整个房子的地势后高前低,为让房前和房后地势整齐一致,在房前的外屋门口修建了台阶。台阶用长条石板修成,共有10个石头台阶。台阶下面就是院子,出了院子门就是马路了。由于我家房子是东向,所以每天出太阳就见到光,光直接照进老屋子。然而到中午和下午时,屋内就没有阳光了,这老屋子就显得有些阴暗了。这老屋虽然是泥垛土堆的,但也有好处。好处就是墙壁不透风,冬季屋里暖和。这坏处嘛,因为没后窗,夏天格外闷热,从外边进屋就出汗。为此,每年夏季吃晚饭时,母亲总是把饭桌放在院子里,一家人坐着木凳木墩儿吃饭。屋里闷热还不算可怕,可怕的是晚上,蚊子咬得睡不好觉,躺在炕上蚊子嗡嗡叫,老在耳边绕。后来想出办法,用烟熏蚊子。晚饭后就到地边地沿割些青稞子回来,把青稞子放在屋地上,底下放上干柴点着就冒起浓烟,关严门窗后,人就躲到院外去凉快,等屋内烟火灭没之时再回来睡觉。这办法还真灵验,因为蚊子怕烟,经烟一熏非死即昏。

  由于老房子是秫秸耙,房顶盖是泥抹的,经不住风吹雨淋,几年就得抹次房。但尽管这样,房顶的泥土也是越来越薄,顶部时有裂缝。到了雨季,每逢阴天下雨就赶紧上房检查,发现裂缝赶紧用细土面子把裂缝封住后再用脚踩实。这样下雨时房顶就不会漏雨了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如遇到阴天或暴雨天,东河套上洪水下来,我就站在老屋窗户台上看那从上游浩浩荡荡、咆啸而下的洪水。

  要问这个老房子究竟盖了多少年,小时候听父亲说,他问90岁的老太爷时,老太爷也不知啥时盖的。我就生在这个破旧的房子里,一直住到20多岁,我怎能忘记这老屋呢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公路已经不适应经济发展,需要拓宽取直。老房子因在公路边,自然就在搬迁之列。由于修路占了房屋,国家不仅给了拆迁补偿款,还另外给了我家房基地盖了新房。新房是红砖到顶的水泥板顶盖,窗门都是大开扇的铝合金门窗,房向坐北朝南,房间南北通透,真正实现了冬暧夏凉。

  我试想,如果没有修路动迁,我家也许还住那3间老房子呢,或许也盖了新房。盖新房是肯定的,因为搬迁了老房子,我家已经两次盖房子了,而且一次比一次盖得好。尽管如此,我回家仍然愿意住在从老房子边儿上建起来的红砖房里,因为心里总难忘记老房子和那老屋。

小链接

  孙宏文,1949年生于辽宁省朝阳县南双庙乡瓦房店村,1976年于辽宁第一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,分配到朝阳日报社工作,先后任工业部副主任、主任和记者部主任,同时担任朝阳市记者协会秘书长。近40年的记者生涯中,以较强的新闻敏感性、针对性、指导性,撰写出消息、通讯、评论等稿件2000多篇,多篇新闻作品在《人民日报》等报刊发表,并有20多篇稿件获辽宁省记协和朝阳市记协优秀新闻奖。退休后长居深圳,亲山近水,笔耕不辍。

孙宏文文学作品选

  [编辑 赵盼]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苹果彩票注册
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PK10开奖 苹果彩票注册 幸运飞艇游戏 PK10开奖视频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PK10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