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朝阳网】砍树枝子(孙宏文)

摘要:小时候,我身子骨灵便,能上树爬墙,蹿房越脊。因此,在缺柴烧的那个年代,我的特长就派上了用场,上树砍树枝子,扛回家晒干当柴烧。

宏文怀旧系列散文之十八

砍树枝子

文/孙宏文(广东深圳)

  小时候,我身子骨灵便,能上树爬墙,蹿房越脊。因此,在缺柴烧的那个年代,我的特长就派上了用场,上树砍树枝子,扛回家晒干当柴烧。

  有生产队那时候,什么都是集体的,包括一草一木。个人缺什么东西都得找队长去说,队长高兴就答应帮助你解决,不答应就得自己想办法。那时家家都缺柴烧,队长解决不了,就得靠自己想门路。我们家烧的主要靠三条渠道解决:一是到大车店划拉喂牲口剩下的草秸子;二是靠上山打柴火。这三嘛就是砍树枝子。

  我们村的杨柳树很多,村前村后,沟沟岔岔、地湾子、地边地沿、地头地脑都是成了材的杨柳树,细的有檩子粗,粗的都可以做梁柁或者板材,棵棵杨柳树枝繁叶茂。

  那时,我砍树枝子从不用斧子,手拿割柴镰刀出了家门,到了村子外,用眼睛四处撒目撒目,看四处没有人,就瞄准一棵树走到树下,把鞋脱在树下,把镰刀别在腰带上,往手心里吐点唾液,两手一搓,就手攥着树枝或者树杈子,光着脚噌噌地爬到树上,快到树顶时,两脚蹬在树杈上,左手攥住树枝子,右手从腰中抽出镰刀,勾着树枝条连砍带削,树枝就从树上掉了下来。这样砍一会,约摸够一捆了,就又把镰刀别在后腰带上,手把树枝树杈两手倒着下树,重新穿上鞋,把地下的树枝子捡到一起,用细嫩枝条拧成绳子,穿过成堆的树枝,两手一抻绳子,脚蹬树枝子,一用力把绳子拧了两拧,再往树枝子里一掖,看看四处无人,扛起成捆的树枝子回家了。

  到了家,把树枝子散开凉晒在院内,干了就可烧火做饭了。

小链接
  孙宏文,1949年生于辽宁省朝阳县南双庙乡瓦房店村,1976年于辽宁第一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后,分配到朝阳日报社工作,先后任工业部副主任、主任和记者部主任,同时担任朝阳市记者协会秘书长。近40年的记者生涯中,以较强的新闻敏感性、针对性、指导性,撰写出消息、通讯、评论等稿件2000多篇,多篇新闻作品在《人民日报》等报刊发表,并有20多篇稿件获辽宁省记协和朝阳市记协优秀新闻奖。退休后长居深圳,亲山近水,笔耕不辍。

孙宏文文学作品选

[助编 王中原  责编 雅贤]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苹果彩票注册
幸运飞艇游戏 苹果彩票注册 pk10开奖直播视频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PK10直播 pk10开奖直播视频 PK10开奖 苹果彩票注册 PK10开奖视频 幸运飞艇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