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今日朝阳网】饸饹条,疙豆子(鲍国庆)

摘要:小时候,我生活在农村,平时吃不到白面。面食主要是玉米面和高粱面做的大饼子、菜团子和窝头等,偶尔吃顿饸饹或疙豆子,就算是改善生活了。

饸饹条,疙豆子

文/鲍国庆(辽宁朝阳)

  小时候,我生活在农村,平时吃不到白面。面食主要是玉米面和高粱面做的大饼子、菜团子和窝头等,偶尔吃顿饸饹或疙豆子,就算是改善生活了。

  做饸饹用荞面最好,但因荞面紧缺,通常是用高粱面,再加适量的榆皮面(将老榆树皮的内层晒干后磨成的粉),以增强韧性和光滑度。压饸饹的过程就和活塞在气缸中工作时的形式类似。首先,将饸饹床子搭在已烧好开水的锅沿上,然后把团好的面团从缸体底部的漏孔中挤出,直接落入滚开的水里,待水再开上来,只需十几秒的时间就要捞出,煮的时间过长就容易化汤,影响口感。面团一定要软硬适中,太硬压着费劲,太软压出的饸饹条进锅后就会断成疙豆了。

  做疙豆用玉米面即可,也需加少量的榆皮面。疙豆板子也要架在锅沿上,饧好的面团放在板子后端,一只手扶板,用另一只手的手掌后部在面团的前面一点点向前搓,使面从板子的排孔漏下,进入锅里的开水中,开锅后也只需十几秒就可捞出。搓出的面条只有寸段长短,故称疙豆。

  我这个吃货,从小就嘴馋,一见到好吃的眼睛立刻放光。每当妈妈要为我们改善做好饭的时候,我在旁边看着就会不由自主地流哈喇子。所以,尽管压饸饹和搓疙豆是力气活儿,妈妈也会亲自动手。如果我在锅台上操作的话,哈喇子就可能滴进锅里,因此,我只有蹲在灶边咽着口水烧火的份儿。煮好的饸饹和疙豆,捞出后都要在凉水过一下,以保持它的筋道和滑度,再盛到大碗里,浇上事先做好的卤汁浇头(茄子辣椒、柿子鸡蛋、腊肉末豆角丁等),撒上香菜、蒜末,再滴几滴香油和辣椒油,这道爽滑筋道、鲜香可口的美味就大功告成了,看着就特别诱人,再用筷子一搅拌,浇头的清香、香菜蒜末、香油的浓香和辣椒油的辣香混合在一起,沁人心脾,让人味蕾大开。只须片刻,一大碗面就会被风卷残云般地送进肚里。

  我因吃得太快,难免咽风压气,所以,睡到半夜这气就会往外拱,想憋也憋不住,索性在被窝里任由其“叮当”作响,左右开炮,为弟弟妹妹们制造了很多开心笑料。

  爸爸因为在城里工作,对我们小时候的事知道得少一些。如今,他老人家已去世。老妈九十多岁,身体依然硬朗。兄弟姐妹大都年逾花甲,最小的弟弟妹妹也已年过半百,每每想起儿时那些趣事,心里仍是满满的幸福和甜蜜,更是快乐。

  近些年,在饭店也时常会点饸饹条和疙豆子,但总也吃不出儿时的味道和感觉。我想,这大概就是人们说的怀旧情结吧。

小链接
  鲍国庆,蒙古族,1954年10月出生于辽宁省朝阳县贾家店国营农场。2014年10月从辽宁省朝阳市财经学校退休。热爱篮球、写作。

[编辑 繁花似锦  责编 立军]

【本网声明】


网站苹果彩票注册
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注册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PK10直播 幸运飞艇游戏 幸运飞艇游戏 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注册 苹果彩票注册